龍yin靈

玖玖的嫂子(19)

“许少爷,按照我们的规定,这件衣服的价格超出了许老爷给您定的私账的额度,您看剩下的部分……”经理想说的是,省下这部分您看您是不是现结了。放到平时,许星程也就掏钱了,可是他今天出来的慌乱,身上的衣服还是罗浮生的,兜里更是没有一分钱,脸上带了些许的窘迫。

 

“那要是走许家的账呢?”

 

“那就超过了限定额度的三分之一,我们需要许老爷的首肯。”

 

“你看我像是欠债不还的吗?”许星程脸黑了,在心爱的女孩子面前被下了面子,怎么也不能忍啊。

 

“您自然不像,可是这是我们的规定,若是到时候许老爷追究,九当家那里我们解释不了,还请许少爷不要为难我们。”经理带着一众服务生深深鞠躬。

 

“星程……要不算了吧,我们,我们换一件。”段天婴没有想到这件衣服这么贵,虽然她是真的很喜欢这件衣服,但是她不想让许星程为难。

 

“天婴,你不用管,这件衣服很适合你,我许星程也不至于连一件衣服都买不到。你们九当家还在吗?是不是只要她同意了你们就可以把这件衣服卖给我?请她过来一下”许星程的自尊告诉他不能就这么放弃,要不然以后在天婴面前总是有所亏欠的。

 

“不太清楚玖小姐还在不在,我去给您找一下吧,只要是她同意了,那我们自然是很高兴能够卖出的。”这就是经理着急忙慌跑来找罗玖的前因后果。

 

“许二少找我?”罗玖从从容容的走过来,挥退了旁边战战兢兢的店员,坐在许星程和段天婴对面。

 

“阿玖,天婴真的很合适这件衣服,你看能不能走我的私账?”许星程满脸真诚,语气里都是恳切。

 

“许二少,你也知道,我罗玖做生意最讲究规矩,规矩就是规矩,不能破。暂且不论规矩,单说这衣服,澜澜也有一件。”罗玖最讨厌的就是许星程的满脸恳切,她只看到了虚伪自私。

 

“洪澜有跟你卖给我有什么关系?难道洪澜的衣服就得是天底下独一份儿的吗?”许星程自觉很不喜欢这种上流社会的风气,自以为在法国读了几年书,崇尚的应该是人人平等。

 

“许二少应该还记得你的未婚妻是我洪家的大小姐洪澜,虽然现在两家都有退婚之意,但是到底还是没有公开退婚,你这样的行为就是在打我们洪家的脸,两家结亲不成仁义在,我洪家不愿公开退婚原因是给许家留面子,那还请许二少给我们洪家大小姐足够的尊重。”罗玖的笑容没有变,还是温温柔柔的,如果忽略她语气之中的几分怒意,许星程和段天婴还以为她在跟他们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你知道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许星程卡住了,他的确没有想那么多,从小到大他的意识之中就没有维系家族间关系这一条。

 

“星程,我不要这件衣服了,我们走吧,我们可以去另一家店里买的。”段天婴脸色通红,许星程有未婚妻这件事情她是知道的,一直以来许星程都对她说早晚会和洪家解除婚约,可是她没有考虑到至少现在自己在许星程身边就是名不正言不顺的,即使是平常人家可能都看不起自己这种行径更何况上流社会。然而,她真的是喜欢许星程的,这个帮了她很多次的大男孩。

 

“阿玖,只是一件衣服,不必牵扯那么多。”许星程站起身,事到如今,他是一刻也呆不下去。

 

“许二少,我洪家与你们许家不一样,我们丢不起脸。还请许二少不要做这样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当然,若是许二少将这件衣服的钱交上,衣服自然是你的,这个脸我们洪家不丢也不行了。”罗玖还是在商言商的样子。

 

“我知道了,你是在给你哥哥出气!”许星程不知道是怎么想到了罗浮生,看了一眼出离愤怒的段天婴,怒气冲冲。

 

“许二少,我最看好的嫂子是洪澜,所以我还得感谢你呢,不会给我哥出气的。”

 

“阿玖,星程,怎么回事?”罗浮生跟洪澜在蛋糕店等罗玖,等了这么长时间也没见人来,蛋糕也没点,先出来找人,结果就看到许星程与罗玖似乎发生了争执。

 

“浮生,你来的正好,天婴很喜欢这件衣服,但是你也知道我今天出门比较急,所以想将这件衣服暂时记在账上,可是阿玖却牵扯出给天婴买和洪澜一样的衣服打了洪家的脸面,不肯卖。”许星程有点洋洋得意,罗玖一向对罗浮生言听计从。

 

“阿玖……”罗浮生皱起眉头,虽然说这么说确实没错,但是人家来买衣服怎么能这么待客。

 

“许少爷,我真佩服你。你,过来跟我哥把事情再说一遍。”怎么会有许星程这么不要脸的人,真是越看越讨厌。

 

事情讲完,洪澜在旁边翻了一个大白眼,“许星程,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我们玖玖都说了,你的私账不够,你又不肯走公账,那你凭什么买这件衣服。”

 

“我们两家关系一向很好,怎么就不能给我这个特例!”

 

“我们玖玖也说了,两家关系好不代表你可以随便打我们洪家的脸。”洪澜斗志昂扬。

 

“只是一件衣服!”

 

“我们玖玖还说了,这件衣服只有我们两个有,明眼人自然看得出来。”

 

“行了,澜澜。”罗浮生捏了捏眉心,“反正舞会你也不穿这一件,玖玖也不去,你们两个的身材也完全不同,也不会撞衫,不要计较了。”

 

“浮生,你也知道我有多喜欢天婴,我……”许星程又把诚恳摆在了脸上,拉起天婴的手,“我们也希望能够得到你的祝福。”

 

“阿玖,星程跟我兄弟一场,他有了心上人我自然是要祝贺祝贺的,这件衣服算在我的账上吧,算是我送给……”罗浮生楞了一下,嘴角的浅笑似是嘲讽。

 

“浮生哥,你都没有送给过我……”旁边洪澜表示不开心,扭头就走。

 

“澜澜!”罗浮生没有看见洪澜临走之前给罗玖使了个眼色,二话不说,追了出去。

 

“唉?哥,你私账也不够!”罗玖接收到洪澜的眼神,非常认真地翻了个白眼,然后才想起她哥也是个穷人。

 

“那这件衣服……”许星程脸色缓和了很多,倒是旁边的段天婴看着外面抱在一起的两个人,走神。

 

“算了算了,二当家都发话了。”从包里掏出一本支票本,“我真是世界好妹妹。”

 

罗玖肉痛的时候,罗浮生正在跟洪澜抱抱。

 

“澜澜,你别生气,我们现在去买衣服呀,我给你买。”罗浮生拉住洪澜,笑眯眯的。

 

“我才不是因为这个,那个许星程和段天婴好讨厌,凭什么要你祝福他们,我偏不让。浮生哥,我们以后不要理他们了好不好,那个许星程就是个白眼狼。”洪澜依旧很讨厌许星程。

 

“好好好,都挺澜澜的,不生气了吧?”罗浮生就一阵好笑,这个澜澜,像个孩子一样。往里面看了一眼,罗玖已经跟许星程他们告辞,往外走了。玖玖今天也很奇怪,明明她是不赞成自己喜欢段天婴的,可是今天为什么又要去为难两个人呢?

 

如果罗玖猜到她哥的心声,可能要回一句:我哥喜欢段天婴,段天婴凭什么不喜欢他,我哥那么好。大概这就是做妹妹的吧,哥哥做的都是对的。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