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yin靈

玖玖的嫂子(18)

“我们走吧,阿玖跟我说要买好多东西。”罗浮生冲着段天婴礼貌的点了点头,率先走进了国光百货的门。

 

段天婴察觉出罗浮生对自己的疏离,还有一中从来都没有感受到的,煞气。之前他一直都有可以收敛的吧,现在是,完全不在乎了的吧,那戏院那边他还会去吗?不去的话保护费方面又省不下来了……

 

“天婴,我们进去吧。”得到了罗浮生的保证,许星程不像车上那么心事重重,拉着反而有些心绪烦杂的段天婴直奔女装部。

 

罗玖和洪澜倒是不用买什么衣服,他们就是想给罗浮生找一套能参加舞会的,而且还得是和洪澜看起来是一对的。

 

“二当家,大小姐,玖小姐,需要点什么?”恭恭敬敬的打招呼,这两个女孩他们倒是常见,可是这位玉阎罗当真不多见。而且,国光百货其实就是洪家的店,两年前由洪正葆交给了罗玖。

 

“我们自己看看吧。”洪澜想着自己那件礼服的样子,在挂着的西装上面扫视。“阿玖,你觉得这件怎么样?”

 

“我觉得挺好的,虽然这次宴会穿不上,但是以后出席什么正式场合都可以穿。”罗玖在另一排衣架前回头。

 

“我觉得这件也不错。”洪澜又拿起了旁边的那一件。

 

“恩,不错。”罗浮生坐在一边沙发上回了一句。

 

“这件是不是也挺搭的?”罗玖从另一边走了过来,“我觉得跟澜澜那件像是情侣装。”

 

“恩,搭。”罗浮生明显的心不在焉。

 

“哥,你都不好好看看的?到时候可是你穿,不好看丢的可是你的人。”罗玖表示不开心,虽然以前逛街的时候罗浮生也是这个状态,但是那之前都是他俩买买买,今天可是给罗浮生自己买,怎么能这么不上心。

 

“我这不是相信你们两个的眼光嘛,行行行,我看我看行了吧。”罗浮生把视线放在了眼前五颜六色的小山堆上。“不是要买跟澜澜的礼服搭配的吗?这么多颜色都搭?”这怎么还有几件真.五颜六色.衣服?有点慌张,从耳垂开始有点红。

 

“不是啊,有一些挺适合平常穿的。浮生哥,你快去试试。”洪澜就喜欢看罗浮生这种不知所措的样子,这衣服都是她跟罗玖按照罗浮生的身材挑的,根本不用试,只不过有的时候逗逗她家纯情浮生哥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每一件,都,都要试吗?”罗浮生有的时候一紧张就带了点结巴,看起来有点可爱。

 

“怎么了?不喜欢?那我们再去挑点……”罗玖看起来非常为难的样子。

 

“不,不用了,非常好,就这些,就这些,别挑了。”罗浮生就纳了闷了,以前这两个小姑娘买衣服的时候都是挑那么五六件试试,怎么轮到给自己买就挑个五六十件试试了?

 

“好了,不逗你了。”倒是洪澜看不下去了,拉了罗浮生一把,“走啦走啦,我们去喝下午茶。”

 

“那这衣服……”罗浮生被这一出逆转弄的晕头转向。

 

“这些衣服按着二当家的尺码各两套,一套送美高美,一套送洪家老宅。”罗玖吩咐一直跟在他们后面的服务生,“至于钱嘛,记我账上吧。”他们挑的这些个衣服可真不便宜,要是记在她哥的私账上,只怕她哥连老婆本都得搭进去。唉,以后还是得想办法把她哥那个钱到手就没的习惯改掉。

 

 洪家二当家在道上,出了名的仗义,手下的兄弟也是出了名的拼命,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二当家仗义,哪怕是最底层的兄弟,只要是跟他罗浮生的,就不需要担心医药费和身后的费用。这些钱是真的不少,洪帮虽说会出一部分,但是罗浮生总觉得自己应该表示表示,于是这一表示就刹不住了,于是罗浮生存不下钱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太仗义。罗玖总想着劝一劝她哥,别这么仗义,攒攒钱,但是又想着她哥之所以被人拥护也因为从不吝啬这些身外之物,在道上混的,最忌讳的就是跟手下离心离德。

 

“是,玖小姐。”

 

“买这么多干嘛,我平时也不穿……”罗浮生企图制止,然而……

 

“从现在开始,平时也得穿。”洪澜拖着他往外走,“哎呀走啦走啦,我们去喝下午茶,我要吃那家的蛋糕。阿玖,你也快来哦。”

 

“知道了,我签个字就过去。”罗玖对于这两个人有时间共处表示喜闻乐见。

 

“玖小姐,女装部那边许家的少爷想要见您。”罗玖正看着服务生一件一件整理刚才他们挑出来的衣服,就有商场的经理着急忙慌跑了过来。

 

“许星程?为什么要见我?”罗玖皱起了眉头。

 

“说是出门仓促,希望可以记账。”

 

“记呗,东江几大家族每年都会在这儿记一大堆帐,怎么记个账还要问我?”

 

“不是,他要记私账。”经理有点为难。

 

“记呗,东江许家二少你还怕他还不起一件衣服钱?”有点好笑哦,“星媛都有私账,你还怕她哥哥赖账?”

 

“许少爷看好的是我们女装部最好的一件衣服,这个价格可能已经超过了许家限额的三分之一,按照规定我们需要许家当家人的同意才能出售,然而许少爷说不想为了一件衣服惊动许老爷,您看……”经理已经满头大汗了,许星程本人确实没有什么本事,但是他身后是许家。

 

“为了个戏子,许二少也是下了本钱的,怪不得我哥得输。”罗玖站起来,“我自己过去就好了,你在这儿看着我哥的衣服,那件银色的记得要格外放,舞会上要穿的,收拾好之后送去美高美。”罗玖就很无奈,她想跟哥哥和澜澜喝下午茶,不想在这儿收拾许星程的烂摊子。“对了,让人去跟我哥说一声,我晚点过去,让他俩给我留点蛋糕。”她也想吃蛋糕的。

 

许星程带着段天婴在女装部逛了一圈,也不知道该买什么样式的,段天婴从来没有来过,已经有点晃晕了眼,而许星程则是不知道要怎么给女孩子买衣服。

 

“你们就把适合段小姐的新款礼服都拿来看看吧。”许星程只能叫过服务员,吩咐道。

 

【店员打量着段天婴,她一身布衣布鞋也难掩秀丽,眉眼里灵气逼人,确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儿。“不知段小姐平日里喜欢穿什么样式的礼服?鱼尾,抹胸,还是?”

 

天婴原本听他们讲话就就已经云里雾里,现在问题直接抛到她头上,更是手足无措。“我……我……”

 

许星程看出她的窘迫,连忙接过话头。“你依着段小姐的身段推荐一下你们店里的款式就好。”

 

“好的。两位坐在沙发上等等。我去给您搭配几件礼服。首饰和鞋子需要吗?”

 

“要的。一并拿来吧。”许星程做了主。】

 

就这么试了几件,最后试到了整个女装部最好的一件衣服上,那件衣服全东江大概也只有洪家那两位小姐有了,许星媛虽说也是喜欢的,但是还是不太符合她的气质。比较巧的是段天婴穿上这件衣服之后隐藏起来的气质被带了出来,于是许星程全程痴傻状,完全听不进去店员对于这件衣服的描述。

 

“许少爷,这件衣服可以说是我们国光百货女装部的镇店之宝,之前洪家的两位小姐也是各自买了的。”服务员是好心,许星程的未婚妻是洪澜,至少目前为止没有改变,现在带着另一个女孩来买衣服,居然还要买跟未婚妻同款的,这实在是有点膈应人了。洪澜跟罗玖穿一样的衣服其实没什么,两位东江著名的名媛姐妹花穿一样的走在一起相映成辉,可是这位段小姐虽说是名角儿,但从根本上来说还是个戏子,如果什么时候跟两位小姐撞了衫,岂不是丢了他们洪家的脸。

 

“你们国光百货虽然是洪家的产业,但是我许家也并非什么小门小户,买衣服还要跟你们家避开吗?就要这件了,先记账上。天婴,你再把鞋子和首饰都穿戴好,这套衣服实在是太配你了。”许星程听出了服务员的意思,带着薄怒斥道。

 

“许少爷,您看是走私账还是许家的账?”一边的经理见许星程有点不高兴,赶紧走上来陪着笑脸问道。

 

“走我的私账。”许星程知道,三大家族的子弟在这里都有自己私账,平常买点什么都不用惊动家里,尤其是像给天婴买衣服这样的事情如果让家里的老头子知道了可怎么得了。


评论

热度(4)